湖北6up專用汽車有限公司

★销售电话:138-8688-6090★服务热线4006-56789-4★ 吸力大,罐子厚,不漫罐。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新聞資訊

假国IV吸汙車横行 油品升级不到位是主因

本文章发表于: 作者: 发布时间:2017-11-24

央視前記者柴靜的一部《穹頂之下》,在網絡開播不到24小時,播放量破億,由此,長期存在並嚴重威脅公衆健康的“霧霾”成爲近期人們關注的焦點。霧霾從哪裏來?除了工業和其他汙染外,柴靜將矛頭指向了汽車尾氣排放。特別是專用車,例如吸汙車

激增的汽车保有量以及频繁的使用频率所带来的尾气排放,被认为是造成大气污染的重要原因之一,而其中,“超标”排放的吸汙車更被指认为重污染源。“只这一辆车,只一项颗粒物的排放,(在没有任何排放设施的情况下),它就是国IV车的500倍……还有更可怕的是,车辆排放出的颗粒物,毒性远比一半的大。”柴静用寥寥数语直陈不达标车辆所带来的危害。“(国IV)大面积造假,90%的(处理)装置都不存在。”北京市环保局机动车排放管理处处长李昆生的一席话,更是直接触及事件核心。

不过,为何国家一直力推吸汙車国IV排放标准的升级,但坊间却并不买账,以至于“假国IV”在行业内已成为公开的“秘密”呢?

車企技術拖後腿?

对于吸汙車的高排放和高污染问题,国家相关部门并不是未曾察觉。早在2010年,环保部就首次对外披露,将从2012年起对吸汙車实施国IV排放标准,以降低其带来的污染程度。但在此后的几年间,国IV标准的升级几度推迟,迟迟未能落实到位,直至2015年1月1日,国IV吸汙車排放标准才算是最终落定。

“國IV標准的推遲並不是企業的技術問題,實際上,從環保部首度放出風聲起,企業就已經在做准備,到現在,我想國內主流的商用車生産企業都已經完成了技術上的儲備。”中國重汽的一名內部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而記者從重汽、東風以及江淮等主流商用車生産企業處了解到的信息也證實了上述人士的說法。

“目前我们国内吸汙車从国III到国IV,一般采用通过使用选择性催化还原(SCR)技术,利用尿素溶液对尾气中的氮氧化物进行处理,从而降低尾气中的有毒物质。”一汽锡柴的技术人员李明(化名)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他看来,虽然相较国III车型,国IV车由于发动机的升级以及后处理设备的增加,会有一些成本增加,但由于这些成本最终都会被转移到消费者头上,所以对车企来说,并没有理由拒绝国IV车的推广。“更何况与国III相比,国IV车在利润空间上更大”,李明透露到。

既然如此,为何在此之前,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媒体,却频频曝光商用车特别是重型吸汙車的经销商串通厂商,以“假国IV”的车混淆市场呢?李明认为,之所以如此,在于市场有需求。“同等配置的车,国IV的购买成本比国III贵大概5万元左右,在使用过程中还需要加注车用尿素,成本进一步增加,买车的人自然也愿意买国III车。”李明告诉记者,“消费者有需求,但在部分城市,国III以及以下排放的车已经不得销售和上牌,所以厂商和经销商才想着要‘钻空子’,以‘套牌’的方式进行生产。”

“一家企業鑽空子,那麽你其余生産高成本低排放車型的企業怎麽辦?市場劣幣逐良幣,其他的企業要不照做也難。”上述中國重汽的內部人士認爲。在汽車分析師張志勇看來,這一問題的發生在很大程度上源于相關部門監管的不力。

“不过,随着媒体的曝光和全面实施国IV吸汙車标准以来,由生产商‘主导’的假国IV现象现在基本上越来越少了。”李明告诉记者。

兩大問題待解

虽然售前的“假冒”现象确实得到了遏制,但诚如李昆生所言,目前不达标的“假国IV”依然大量存在、没有配置尾气净化装置的东风吸汙車四处可见,这又是为何?

“油品不能同步升級以及車用尿素供給的不到位是主要原因。”上述中國重汽人士認爲。按理說,柴油發動機升級,那麽相應的油品也必須完成國IV的升級,方能達到標准。但現實情況如何呢?據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副秘書長楊再舜此前介紹,在國家全面推廣國四排放標准的背景下,國內大多數地區仍使用國III標准或以下的普通柴油,硫含量高于350ppm,遠超國四柴油不大于50ppm的硫含量標准。

“油品不达标最直接的影响是可能造成国IV车发动机的损害。给车主带来更多的麻烦和成本压力。”李明告诉记者。而这也是此前国家数度延迟吸汙車国IV标准升级的官方原因所在。“眼下,虽然在一二线市场,国IV柴油的普及度有所提升,但在三四线市场,合格的国IV油品依然难觅踪迹。”李明如是感慨。

油品之外,車用尿素的供給不完善也是造成上述“假國IV”存在的原因所在。重卡司機(王東)曾告訴記者,自從他的貨車從國III換成國IV之後,每次長途運輸,加注尿素就成爲最大的“麻煩”。“每次要提前算好行駛裏程,然後提前准備好(桶裝尿素),不然中途沒有了也沒地方加。”王東告訴記者。

和君咨询集团高级咨询师张海滨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国IV吸汙車在使用过程中,尿素使用量为燃油消耗量的3%~5%,每消耗100L的燃油,需要消耗3~5L的车用尿素。“如果不加尿素,车上的OBD(车载排放诊断系统)就会一直报警,严重的情况下还会限制动力输出,造成车动力下降。”王东表示。

因此,在王東認識的貨車司機中,雖然有部分人買了國IV的車,但因爲尿素加注難,部分人就選擇找人“刷機”的方式,篡改或者屏蔽掉OBD系統。“這樣,不需要加尿素,車也能正常行駛不會報警。”王東如是表示,“當然,這車雖然是國IV但也是名存實亡了,因爲不加尿素,車的汙染物排放會更多,甚至超過國III車”。

既然车用尿素如此重要,为何加注站却迟迟未能建立?李明告诉记者:“车用尿素市场的大小在很大程度上受吸汙車保有量影响,从目前来看,国内国IV吸汙車的保有量还极小,从投资回报看,很难调动起资本建立加注站的积极性。”据中汽协组织的燃油和尿素调查结果显示,截止到2014年4月,国内18个省、2个直辖市的672个加油站中没有一家有专用尿素加注设备,仅有2%的供应小包装和桶装产品;18个省的73个地级市的145家大型汽配市场或汽车企业服务站中,桶装尿素供应率只有58%。

因此,在李明以及上述企业人士看来,要推动真空吸汙車的排放升级,当务之急除了加强在排放检测上的监管外,更重要的是加快油品的升级以及基础设施的完善。